雨落天华

这里本命稻米!
晋江小透明写手,常驻乐乎……
瓶邪黑花荼岩喻黄方王周江欢迎勾搭!
脾气不好,各种暴躁,剧粉演员粉脑残粉带着你们的爱豆滚粗老子的QQ农场!!!

大大很厉害,不及万一。


梦泽:

《circle》

这一天跟往常没什么区别

E市天空灰蒙蒙的,清晨大街上的人稀稀落落,电线杆贴的密集的告示经过一夜雨水冲刷变的斑驳,稀烂不堪的纸顺着电线杆缓慢滑落进地面的下水道,黏腻又恶心,告示隐隐约约可见一些小字“二胎”“禁”“色情”“有奖”等字样,小D像往常一样踏着湿滑的地面去公交站点等车,E市好久都看不见清晨的阳光了,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,在等公交车的时候,她旁边的两个大妈热切讨论着最近的听闻。

“你听说了吗,这两天又有个文化人被举报成功了,进了牢房,你看,就是我手里传单贴的这个人”

“哟!真没想到啊,早就看他不顺眼了,写的什么东西,狗屁不通,不就之前拿了什么唠子奖吗,讲什么性,健康,安全啊还有什么费瑞?好像是外语吧,听不懂”

“别那么说,人家那是文化人的表达方法”

“对!文化人哈哈哈哈”

旁边的几个人也热切的附和着她们,嘻嘻哈哈的融入她们的快乐。一阵大风刮过,印着人像的传单落在脏黑的泥水中,来往的人将它踩的看不清原来的模样。

小D自顾自地上了公交车,内心却在细小的挣扎,这个文化人还给她们学校捐了款,还经常公益讲座,应该不是坏人吧,举报是不对的吧,但转念间又压下来这个想法,他应该做错事了吧。

车上一个男人贴着小D很近,不停的碰撞着她的身体,手也在她身上滑动,她有些害怕,她认出了他,他经常来跟她坐同一辆车,她觉得有些不对劲,但看她的人都很沉默,也许这很正常并没有关系,她也就任由男人触碰。站点到了,她松了口气,男人应该要下车了,但今天男人却不像往常一样沉默的离开,死死抓住她的手,将她带进了黑暗的小巷子,没过多久黑暗中传来破碎的哭泣。

一个平常的早上

大妈手里拿新的报纸和另一个大妈讨论着最近的听闻

“今天这个专栏故事不错,男人锲而不舍的追求,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!女孩怀着孩子嫁给了男人,过上了好日子”

“这姑娘这么小就嫁人啦,怎么看着像个学生呢,好像有点眼熟”在哪呢?大妈坐在椅子上看着报纸自言自语。

照片里的女人面色苍白,像雨打湿的风筝没有精神,而男人兴高采烈的望着她的肚子等着新生命的到来。

“再后来大妈也不见了,据说是说闲话被举报了,活该碎嘴子”A姐敲击着键盘嘲讽道

“可是....随意举报别人是不对的啊,不该这么做啊,即使”还没说完A姐转身打断了大学毕业实习生的小T说的话:“别可是可是的了,哪有那么多为什么,早点回家。”

小T回家的路上看见公告板又更新了,更多被举报了的人的照片被贴在里面,随意撇的一眼她就快速离开了,每天都没什么不同。

夕阳映的公告板红红的,像血浸过一样。

回家的小T躺在床上看最新动态,看到她讨厌的作者发了新文章,真是恶心,居然还写了亲吻,她想了很多,小孩子看了不好,对,因为涉及黄色,小孩子不好!如同正义降临一般,她毫不犹豫的点了举报,没过多久,看见对方的账号就被清空。小T很高兴,今天做了件好事呢!她满足而平静的进入了梦乡。

这一天跟往常没什么区别

清晨E市天空灰蒙蒙的,小T像往常一样踏着湿滑的地面去公交站点等公交,E市好久都看不见清晨的阳光了,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



身在深山老林里的我今天突然发现耽美圈的冬天又来了。
说真的,以我这种消息不灵通的程度,怕是被人找上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可惜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,没人搭理。
但倒霉的天一大大被判了十年。
举报她的人不仅害了人,还得了六十万奖金。
到底是世界从不公平,世人从来恶心。
只见耽美哀鸿边野,不见言情群魔乱舞。
古人云:清风不识字,何故乱翻书?结果落得满门抄斩,如今……到底是换汤不换药吧?
有人说以后年龄大了还会回归言情,那你还看耽美干什么呢?
多可怕啊,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,还指望别人看得起你吗?
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,恨时运不济,骂老天不公。
魂兮归来,呜呼哀哉!

我们安宁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不是因为我们本身有多么幸运,而是有人为我们点亮了一片光明。
——致《心理罪之城市之光》

也许要被驱逐出境了吧?
非原创,我只是图片的搬运工。
世间从来不公,奈何你总把我当傻子。
太多的话想说,反而不知从何说起。
看图吧。